常见问题

以下是有关TOMATIS方法的常见问题。
什么是尊重孩子的TOMATIS方法最明显的结果

最常关注到进步的是父母,他们经常将最明显的结果上报给TOMATIS:

  • 声音质量 (说话和唱歌)
  • 专注力
  • 理解力
  • 沟通能力
  • 阅读能力
  • 口头和书面表达
  • 运动能力
  • 速度
  • 准时性
  • 更好的节奏感
  • 自立
  • 一般行为 (平静, 开放, 等等...).
Tomatis方法的结果多久能显现出来?

Tomatis方法观察到的结果必须从两个层面去分析,一个是表面化的,另外一个是根源性的。

对于表面现象,在运用电子耳的倾听程序之后,许多明显的效果可以在几星期甚至是几天内就显现出来。

出于这个原因,Tomatis方法往往体验了一种动态过程,该过程很容易被从中受益的个人以及他(她)的亲人所追求。

在更深的层次,必须理解由电子耳带来的结构调整,使得个人恢复他的(她的)个人内心平衡,从而,去修正,其长期意义上的价值体系;这种深入的发展并不那么引人注目而循序渐进的发生。

那么,重中之重是要意识到这些进步不仅仅是在Tomatis倾听程序进行期间可以保持,而且在该程序结束之后也会继续保持良好的状态。

一种完善的电子耳倾听培训程序产生的结果将持续多年,被重新定位在仅仅是能够反作用于他的重要的新事件的逐渐正常化状态的个人。

在这种情况下,Tomatis中心简短助推程序经常是建立平衡以及重新启动持续改善所必须的。

Tomatis程序期间取得的成果是否持久?

是的,在Tomatis程序期间所取得的进步是持久的。
这是因为所取得的成果不是由于调节平衡,而是恢复平衡。
事实上,尽管自Tomatis方法中寻求帮助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但所有的原因都是与功能失调相关,并且从而增加或减少神经性生理失衡的紧张状态。

因此,运用电子耳进行耳朵训练将引导个人回到平衡状态,因为它是正常状态,比功能障碍或多或少的紧张状态需要付出的努力要少。
于是,我们可以说明,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个体所取得的进步不仅仅会在程序期间保持,而且当发展程序恢复到正常状态后还会继续保持。

Tomatis方法对什么年龄段效果最佳呢?

尽管Tomatis方法在任何情形下都有效,还是会有一些特定的条件会促进或阻碍它产生进步。因此,根据问题的性质,年青人可以是一种促进因素;尤其是语言水平或精神运动水平方面的问题,或关于学术绩效方面的问题的情况。另外,如若是一些年长者(青少年和成人),个人动机往往可以帮助克服长期存在的困难。实际上,通过应用TOMATIS方法获得的相关进步是没有年龄限制的;以往的经验表明,绝大多数情况下,所有年龄的群体都可以取得良好效果,无论是孩子,青少年,成人还是老人。

Tomatis方法有危险吗?

没有,因为Tomatis方法并非长期的医学治疗。
.尽管它被一些医药及相关领域(辅助)、教育学、体育、以及艺术领域的专家进行应用,但它从未被作为他们专业领域技术的替代品,而仅是作为一种适时的补充,以加强他们自身技术的有效性。

实际上,Tomatis方法使用的是一种温和的方式,甚至无需产生外伤或不平衡状态,而使其回归正常水平。
个体恢复他的/她的正常状态,无需进一步努力,使其舒适、并且使得他/她得以保持在应用电子耳进行倾听训练期间的进步的双重优势。

结果如何评估?

该程序的开始,先与顾问进行讨论,然后对客户进行听力测试,整个期间,直至程序结束(平均约15个小时)。

该讨论使得顾问自客户处,或者如果客户是孩子,从其父母那里收集信息和印象,并根据对听力测试的分析解释正在发生什么,并且报告客户的体验(或其父母)。

在某些情况下,听力测试可以借助其它的障碍测试进行辅助;但是,单独使用时,它可以提供准确和客观的关于耳朵功能的资料,比如声音分析、听觉偏侧、声音空间定位、以及对周围的声波环境的适应性等。

Tomatis程序平均持续多久?

根据所要解决的问题的难度不同,Tomatis程序的长度不同。
也就是说,应用电子耳的倾听程序应该有期限,如果可能,该程序的目标是为了使个人尽快进步以达到最佳的自立状态。

例如,Tomatis中心程序块的数量很少超过三个,或四个,第一模块为期13天,。
每个模块后跟随一个整合期,在此期间患者并不做任何倾听训练。
因此,一般而言,在第一和第二模块之间,间隔三到四星期,在第二和三模块之间间隔两到三个月,以及在第三和…之间间隔六个月的时间,如有必要,进行四个模块。

Tomatis方法和作为参考的CDs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然而不幸的是,销售的产品通常与阿尔弗雷德TOMATIS的作品并无多大的关系。

参考Tomatis的CD往往不外乎一些音乐作品的汇编,或多或少地编排在一起,由于倾听者不能从具有TOMATIS效应的电子耳中受益,因此无法产生Tomatis方法所具有的效应。

电子耳具有非常具体的操作功能,包括一种开关系统和通过空气和骨头的声音传导,这些会对倾听时的注意力、听觉的偏侧、声音的空间定位、声音的延迟、声音的辨别产生影响,并且,最终影响听觉-声音循环。

Tomatis方法可以与其它疗法结合使用吗?

可以,在某些情况下,比如下列情形,经证明是可行的:

  • 一名患者已经在进行治疗并且他的/她的治疗师,意识到Tomatis方法,并且认识到应用电子耳进行倾听训练可以产生正面效应;
  • 可能是Tomatis顾问认为客户接收其它疗法的治疗并不冲突,并且建议客户等到倾听训练效应融入之后再进行其它疗法。
  • 最后,可能是因为Tomatis顾问遇到一个难题,此难题显然要通过不同的疗法来予以解决,在这种情况下,自识别该问题时,他将建议客户向另一个治疗师咨询,在倾听程序进行期间或应用电子耳进行任何训练已经发生之前是否发现了该问题。


实际上,在这些情况下,Tomatis方法是作为促进其它疗法有效性的技术。
在这种情况下, Tomatis方法与其它疗法既不相容也不相互竞争,而是通过有效地促进其进展而予以支持。
许多专业人士意识到这一点,并且选择或者与Tomatis专家一起合作,或者进行必要的训练,使得自身能够应用该方法,并且,从而提高自己专业工具的有效性。

为什么以一种非常密集的方式进行倾听训练?

这是在于大脑感知模式的改变,它必须在严格限制的时间内接收反复、频繁,持续节奏的信息。
这种体验,像任何其他,无论身心是否带来一种真正的使得身体发现它能进行不同运动的调节,并且,从而,可以进行选择。

尽管这种密集型倾听训练的规则对每个人都是有效的,但是根据所要解决的问题的性质,患者的年龄,他的/她的动机,他或她可以利用的时间等等…该效应在某种程度上是有所不同的。

该规则是在最初的13天的模块中每天倾听两个小时。
.之后,倾听训练—因为Tomatis方法阻止依赖状态,限于任何情况—仅仅持续超过13天,然后间歇几个星期。

为什么要暂停?

正如大脑需要密集和反复的刺激,以发生变化,它也需要无刺激阶段,以整理和整合所发生的变化。
这一原则实际是为了各种培训,努力结束后出现的被动阶段发生的整合。
事实上,这是一种同化阶段。刺激代表了干扰我们的机体,因此我们在发生同化的阶段必须拥有休息时间。

这是正常程序包括最初的模块为为期13天,每天2小时的运用电子耳的听力刺激,然后是13天的模块,该程序数量应该有限,一般而言Tomatis方法的目标始终是引导患者尽快地达到一种最佳的自立状态。前两个程序模块持续三到四星期,然后在第二到第三个模块之间,间隔两到三个月,然后在第三和…之间间隔六个月,如果需要,进行第四个模块。

为什么使用莫扎特的音乐?

其它类型音乐无数次试验之后,我们最终发现,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进行评估,使用莫扎特音乐所取得的效果都是惊人的。事实上,我们注意到这种音乐不仅仅在全球接受度均非常好,而且还使得听众可以重建自己内心的平衡。为了理解人类的意识平衡的效果,我们必须记得音乐的特点在于:它的节奏可以冲击人的身体;它的和声,可以直抵人的情感深处;它的旋律唤醒人的智力。根据这些传统的精髓,应该平衡这三个参数。而这其实是罕见的。一般是一个或另一个经常占据主导位置。由于这个原因,产生一个非常不寻常的音乐语言,莫扎特,它似乎实现了这种平衡,这或许可以解释他的音乐的普遍特性。

为什么使用过滤音乐?

过滤高达约4000赫兹,使得大脑可以对特定区域进行声学分析;倾听甚至被过滤掉更多的对应于孕妇瑜伽体验的声音,然而,这不能表示胎儿未听到低频声音。根据Alfred Tomatis的理论,如果耳朵功能在胎儿早期开始发育,那是因为它的作用是激发神经系统的发育。为了采用耳朵在产前阶段的原始能力的优势,Alfred Tomatis决定使用过滤声音,后者释放了耳朵的声音识别功能。此外,由于内耳的生理机能,高频率的声音比低频声音对神经系统产生更大的刺激;事实上,绒毛,或毛细胞,在旨在接收和分析高频声音的区域比在那些旨在接收和分析低频声音的区域接收的刺激更多。

TOMATIS方法对听力减退有帮助吗?

TOMATIS方法没有办法改善不可逆转的病变;但是无论什么情况,它都会促进病患的倾听潜力优化,无论该听力已经是怎样的微弱。

web design & development : h2a.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