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应用领域

耳朵是人体最强大的感觉整合器。我们的大脑接收到的超过80%的刺激都是来自于我们的耳朵。一方面,它在大脑刺激中扮演了一种主要角色;另一方面,它在大脑可塑性方面有着积极的作用。这解释了它是如何在很多不同的应用领域进行相互作用的。托玛提斯®方法对于大多数治疗或医学支持来说是一种补充工具。它使取得加倍的效果成为可能,因此极大地缩短了传统治疗或医学计划的持续时间。它能够被用于任何年龄(儿童、成人或老人),也可以被用于个人发展上,去帮助克服多数的困难和障碍。

更多信息

欲获取Tomatis®方法的所有文档,请在此处注册。关于如何访问我们的免费在线研讨会,请关注我们最新的新闻和活动。

立刻提交

注意力

注意力是指我们对外在事件或思考进行选择并持续保持察觉的能力。它对应于我们一般的清醒状态和警觉能力,在此状态下,神经系统能够接收所有形式的信息。注意障碍对儿童或成人都会造成影响,导致他们无法长期集中精力于待完成的工作,即使该工作只需花费一点脑力,哪怕属于常规、熟悉的工作(例如校正或抄写工作)。

注意力的一种特殊形式是同时将注意力分配给数个信息或任务源的能力。这种注意形式对于认知具有重要意义,如果发生缺陷,会给学校环境中的儿童带来困难甚至极大的痛苦。

除了对大脑刺激(称为皮层唤醒)的一般作用外,Tomatis®方法对选择性注意力能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事实上,Tomatis®方法依靠电子门控系统,产生对比音,以不断自然地“突袭”大脑。

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大脑开发自动检测变化的机制。一旦这些机制形成,个体就可以更容易地选择相关信息并决定拒绝或区别无关事件。

因此,Tomatis®方法是一种辅助方法,用于支持患有或未患有多动症的注意缺陷障碍(ADD / ADHD)儿童和成人患者。

注意力

学习

学习是指我们获得自动化技术或知识的所有机制。它是一个人不断改变行为以响应信息或外部事件的能力。学习能力取决于个人根据经验改变其行为的能力。学习方法有许多种,如通过奖励、失败、模仿、重复、创造来学习……无论采取什么方法,学习能力都包括大脑不断重组神经网络以接受新行为和促进其实现的能力。我们称之为“大脑可塑性”。由于这种大脑可塑性,当相同的事件重复时,响应行为将更快、更准确、更直观。

Tomatis®方法提供了声音对比来自然地给大脑带来意外感,以此作用于大脑的可塑性。事实上,它帮助大脑发展针对变化的探测机制与分析。因此,Tomatis®方法是一种教学项目,旨在训练个体特别注意外部事件和新事件。它有助于整合新的信息,并帮助学生提高自己的一般技能和学术技能。因此,目前有数百所公立和私立学校除提供传统训练外,还提供Tomatis®方法。

在上学期间,孩子主要从错误中学习。虽然在成长过程中犯错误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但如果某些特定的、系统性的错误持续存在,则应该注意是否是学习障碍,这些障碍名称大部分以“DYS”开头。

这些学习问题与智力无关,但表明儿童在正确管理神经网络或某些大脑区域方面有困难。Tomatis®方法旨在帮助儿童建立补偿回路。也就是说,学习障碍无法治愈,但是可以绕过或进行补偿,让大脑可以利用其它神经网络。例如,对于与语言相关的学习障碍,Tomatis®方法有助于对声音进行解码和分析,并且在患者有有诵读障碍的情况下,它能联合言语治疗提供重要支持。

Tomatis 学习

发声和语言

语音

我们对声音感知和分析的准确性,影响着我们再现声音的能力。高质量的语音传送还需要良好的自听能力,也就是说,测量语音的准确性、质量和强度需要我们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们语音的声音主要是通过我们头部骨骼的振动传播到耳朵:这是“骨传导”。与“空气传导”也即来自外部的声音相反,该声音由大脑进行分析,然后反过来指导有声姿态的调整。因此,在我们的耳朵、大脑和语音之间存在一条来回通路。其原理与自然听觉反馈回路的相同。当这个回路被破坏时(通常是由于情绪或认知原因造成的),我们的听力和声音都将受损。这种回路破坏会影响语音的节奏、音调、音色或强度。

这可能会导致缺乏沟通的欲望、说话困难、表达不流利、缺乏准确性和精确性、用力不足或不平衡导致声音太低、太尖锐或鼻音太重、声音缺乏表现力或无法控制声音的强度。

通过主动作用于空气和骨传导的听觉反馈回路,Tomatis®方法旨在恢复大脑、耳朵和语音之间的联系。

语言

通过影响耳朵、语音和大脑之间的关系,Tomatis®方法也能帮助语言学习缓慢的人。的确,口头语言取决于清晰发音的复杂链,并按照特定的节奏组织。节奏取决于传送频率的高度和持续时间以及每种声音的强度范围。一种语言的节奏主要由单词和长元音的声调重音决定。话语是我们有意识地管理这些声音的能力,称为“语音意识”。缺乏语音意识表明在感知和处理语言的声音方面有困难。

Tomatis®方法通过实时处理人的声音并通过空气和骨传导传播,促进对组成语言的基本声音的感知,还能为语言障碍儿童提供专业治疗手段之外的帮助。

发声和语言

情绪调节

我们都知道,运动对于保持身体健康非常重要;但我们却未必知道,运动对我们的大脑也很重要。每当大脑受到感官信息的刺激时,就会使我们感到精力力充沛、轻松自如。而耳朵是人体传递感官信息的主要信道,因此就很容易理解耳朵所具有的重要作用。当大脑触发某种保护机制时,这种刺激可能会受损。这种保护机制在发生某些创伤事件(称为“情绪休克”)后可能会出现。当受到外部环境刺激时,大脑也倾向于积极保护自己。人们在重新调整生活节奏或责任增加、迷失方向、社会压力增大时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Tomatis®方法作用于与听力系统相连接的边缘系统(大脑中央区域)。除其它功能外,这部分还负责情感、记忆和学习的机制。此外,中耳耳蜗负责皮质载入。因此,通过对边缘系统及前额叶皮质的作用,Tomatis®方法能影响抑郁、焦虑等情绪障碍的调节。它还对压力调节具有有效的直接作用。

运动技能和协调性

耳朵不“仅仅”是人体最强大的感觉器官。同时也是一个驱动器官。事实上,在耳朵内部存在一个称为“前庭”的组织。耳前庭告知大脑身体的轻微运动并接受指示。它大量参与我们的运动和协调,是感觉信息的中继传递者,并且对运动技能、侧偏性、肌肉紧张度和垂直度的调节具有直接影响(与其它身体部位一起)。

运动技能和协调领域的困难可能与我们的前庭系统受损有关,并导致我们在成长过程中所学姿势的获得和执行延迟:例如走路、跑步、跳跃、用脚或手指敲打。也可能会表现为头晕、失去平衡、恶心、失去垂直感……

通过促进低沉和有节奏感的声音的传送,Tomatis®方法直接作用于前庭,并对运动功能、肌肉紧张度和垂直度的调节具有积极影响。此外,通过自然地干预听觉偏侧性,Tomatis®方法有助于改善左右运动的协调性。

运动技能和协调性

自闭症谱系障碍

自闭症谱系障碍(ASD)的特征是与外部世界互动困难,特别是社交异常。一篇论文认为这是由于镜像神经元无法正常工作造成的。这些神经元在大脑中广泛分布。它们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们激活涉及运动和语言的大脑区域,即使主体是被动的或是观察者。事实上,它们对于理解他人的行为、意图和情绪至关重要。

这些神经元帮助我们计划行动、预测感觉和感同身受。换句话说,它们帮助我们一方面站在他人的立场考虑问题,另一方面计划我们自己的行动。因此它们在我们的社交和日常互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即使是表现为对某人“微笑”、体会他人的感觉或理解他的活动这样简单的行为。

Tomatis®方法是预测系统的驱动力。在被动阶段,通过使用专门对比处理过的音乐,大脑试图解释变化的影响。在主动阶段,给受试者提供由设备自动校正的音调。作为回应,受试者会自然地调整自己说话的声音以匹配他的感受。为达到此目的,需要语言区域的镜像神经元的直接参与。通过这种方式,Tomatis®方法可以帮助障碍表征为认知发展、沟通和社交延迟和异常的患者,如自闭症谱系障碍(ASD)以及与其相关的行为:阿斯伯格综合征、感觉处理障碍或唐氏综合征。

Tomatis®方法是用于支持这些疾病的专业辅助工具,但并不是唯一的方法。